首 页 关于我们 商会动态 浙商天下 会员风采 招商引资 经济视窗 商会党建 创业创新办 浙商回归综合信息 联系我们
专题·策划 网站首页 > 商会动态 > 专题·策划
2014年中国新型城镇化的实践与探索高峰论坛 主题:金融资本如何为新型城镇化建设服务
文章类型:专题·策划 浏览次数:1656 

 

    2014年中国新型城镇化的实践与探索高峰论坛

    主题:金融资本如何为新型城镇化建设服务

论坛嘉宾

国家金融论坛城镇化中心主任易鹏

    中国地质大学博士生导师吴克宁

    中国农业银行海南省分行行长韩明

    三亚亚龙湾云天热带森林公园有限公司董事长毛剑峰

    光大浙江小城镇基金筹备负责人、湖南省浙江商会常务副会长徐小卫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主持人

    主持人:各位嘉宾下午好,欢迎大家出席本届2014年中国新型城镇化的实践与探索高峰论坛的分论坛,咱们在实践与探索新型城镇化的过程当中,不可以回避的两个问题,一个是人往哪里去,第二个是钱从那里来,人往哪里去是一个空间人口的问题,城镇硬件的建设和软件的建设包括基础设施教育、就业、医疗、住房等等,可以说是一个巨额的投入,由此可见新型城镇化是离不开投资的,金融资本如何为新型城镇化建设服务?

我想请问几个嘉宾一个问题,在您研究的领域,所涉及的行业,您对新型城镇化各自的切身感受是什么样的?

吴克宁:新型城镇化从布局上来说城和乡是分开的,我们要控制一下城市的规模边界,我们现在的所谓城镇化,领导上来就是改规划,找高级的人来做规划,往外摊,摊的很宽,实际上没有多少人,自己都把自己想弄成特大的城市,现在20平方公里不到,居然规划60平方公里,我觉得这是一个误区。

徐小卫:从去年开始,我们成立了一个城镇建立峰会,已经开始做了一个探索和实践,你刚刚也提到了人从哪里来钱从那里去,我从微观的角度来谈一下这个问题,主要的不是人从那里来,我们现在所谓的了解,作为人的城镇化,人的需求是什么,我们是不是能够满足他们,大多数人,我认为在座的都不是新型城镇化可以照顾到的人,经过调研,很多浙江发达的城镇,外来人口大概是11,过十万的人口,大概七万多是外来人口,这是我们新型城镇化要服务到的人群,在现实的调研中发现,我们对他们需求有一个误判,这些90后的年轻人不买房,为什么他们不买房,因为是买不起。

  

 易鹏:八个字,第一个叫公平,户籍制度改革,工农制度化的改革。新型城镇化就是要公平;第二个字是同步,产权同步,四化同步。第三个词就是传承,城镇化的产品给人一些美感,要不然中国旅游业,千城一面的话不算旅游了,我们一定要讲传承文化,差异文化。第四个就是雅居,两个含义,第一个叫宜居,空气质量很好,第二个宜雅,城镇化不能忽略了一个雅,农村文化和城镇的差异要两者融合。所以我对城镇化只有八个字公平、同步、传承、雅居。

韩明:我心目中的城镇化就像欧洲、德国的小镇,我希望的小镇就是类似这样的小镇,人和自然非常的和谐,环境非常好,人和人之间很和谐,人和家庭之间的和谐,安全有保障。

 

 

毛剑峰:我是做旅游地产的,前面做的上山,现在在浙江做的旅游风情小镇,应该叫下乡,上下怎么来的呢,亚龙湾的项目,我感觉我应该在山上建一个度假村,不要跟他们同样,海南马上要建国际旅游岛,这个度假村圈的范围是15平方公里,我就赶紧改了一个景区,这个景区和度假村融合在一起,冯小刚还拍了电影,没有想到一下子火了。浙江的安吉,我找了一个风景最好的地方做风情小镇,明年春节就开业了,我这个下乡可能跟城镇化建设有点反差,怎么样把大城市里的客人,引到风景秀丽的乡村去,在我的旅游小镇里度假,努力打造第一个美丽乡村。

    主持人:我想问一下吴教授,特别想知道一些政策的动向,在旅游地产土地开发这块的管理,这方面的研究内容跟大家交流一下。

    吴克宁:一般我们土地的开发,全部把地征过来,首先变成国有,产权要变化,变了以后,国土的土地收储,生地变毛地,最后招牌挂。对于旅游用地最大的问题在哪?征地指标不够用,每年要保护18亿的耕地,现在要死守耕地,这个建设用地是一点点分到这个县的,用地指标困难,旅游用地指标搞建设很少。旅游用地改革,云南首先做了,别的省也在做,我到云南调研的时候看了,他们给国家提了一个改革的建议,第一个建议就是征转分离,征地和农转用分开,如你征地就要搞建设,把农用地改革建设用地,用途管制就要批,如果里面有耕地,你要占一亩地,补一亩地,所以这样很难,第一探讨旅游地产一般不会占耕地,第二就是这些农地用了的话,他不用转了,还是集体的,用途还是农业的,只把它真正作为盖房子,修路超过多少万亩以上的,把这些地变成建设用地,这样指标可以大大压缩,那边的地还可以是农民的,这样是一个方向,要不然旅游地产搞不了,大概的方向就是这样的。

主持人:徐会长,您所在的湖南省浙商,我们的企业对积极参与了城镇化建设当中是否有共识,大家如何实践,实践的过程当中,遇到的了哪些困难和问题。

 徐小卫:全国的浙商都差不多,十多年前出来的时候,主要在当地投资一些房地产为主,去年开始我们讨论,房地产转型,70%以上的中小企业慢慢淘汰掉,确实如此,大家首当其冲想到的是熟悉的新型城镇化,浙江省委省政府提了回归浙江城镇创新,长三角地区在城市群里面从经济上来讲是最适合做的,所以我们针对的是浙江省的早期27个试点小城镇,现在是43个小城市,我们跟光大公司合作。在推行的过程当中,我们作为浙商的民营企业,是很辛苦的,尽管新型城镇化非常难,但是我们一定到有人的地方去,人是不会凭空想象出来,我们要找90后的需求,先回到浙江去,浙江的43个小城市也希望大家融入进去,如果在这个过程碰到困难,我们家乡的父母官还是可以依靠的。

 主持人:韩行长我想问您一个问题,新型城镇化过程当中的一个老问题,钱从哪里来?网友很感兴趣,会不会造成新一轮类似四万亿的新一轮的情况。

 韩明:我个人的观点,我觉得应该不太一样,新型城镇化建设不像四万亿那样,是纯粹投资拉动模式的延续,我们现在讲新型的城镇化是有实体经济的,能住得下来的,能够经营和融入社会的公共设施保障等等。钱从哪里来,这个可能是大家比较关心的问题,也是资金需求量很大的问题,前一段时间财政部副部长王宝安的一个说法,2020年城镇化大概达到60%左右,可需要的资金估计要42万亿,这么大的需求的钱,肯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,个人理解这个钱肯定是政府、银行、企业,社会的各界包括老百姓自己的参与,银行肯定是融资的重要渠道,没有金融资本的支持这个城镇化肯定是有问题的。农业银行的定位面向三农市场,跟城镇化建设比较契合,国有银行跟着党中央走,跟着政府的政策走,按照中央的布局会大力支持新型城镇化的建设,所以我们农业银行总行到分行,都成立了新型城镇化的建设工作组,统筹协调研究发展,大概是这么一个组织体系上的保障。城镇化建设资金链巨大,光靠银行是不行的,还是要靠社会和企业,至于说怎么样更多的有效地去组织或者吸纳各方面的资金投入,我觉得这个需要研究和探讨的。   

主持人:现在房地产企业的简单粗放的圈地盖房的老路,已经不适应新型城镇化大的背景,我看到一些房地产企业,参与的新型城镇化是非常深入的,同政府居民形成伙伴关系,参与到产业社会环境发展,甚至会参与到国际的开发和运营,现在的房地产企业不断地改变自己,也是自己在转型发展,另外也是为我们国家的新型城镇化的建设探索实践,我想听听嘉宾的一些感受和看法。

易鹏:城镇化实际上是改革发展,改革不能落地,城镇化就不能实现内部的良好股份制。德国的小镇模式来自法国的模式,中国跟它也有不同,第一制度不同,人家私有我们公有制,第二联邦制,这种制度的不同直接导致了很多资源配置到大城市而不是小镇。还有一点不同,有些欧洲人喜欢住在小城镇,中国人会觉得住小城镇没出息,中国的城镇化比西方的城镇化难度要大,长三角的地区先行先试,需要在土地改革方面做出大量的动作。

徐小卫:造血机制的问题,实际上我们市场不缺钱,这跟十年前做开发是不一样,核心问题是我们投进去,修桥修路你们要买单,盖保障房,为老百姓配套的电影院,你最后的租金,我们的核心问题还是这个,我们在一线接触过程中,我跟一些镇长谈,十几万外来人,我们盖房可以买给他们外来人,他说不行,因为保障房是上面的事情,不是我们能决定。

    主持人:主办方专门提供了这样的一个环节和我们在场的嘉宾交流互动,您可以思考一下,对于新型城镇化的思考,刚才听到了台上嘉宾的发言,您有没有什么问题问在场的嘉宾。

 观众:各位嘉宾好,主持人好,我是海南省休闲渡假旅游研究基地的刘江永,我非常关注海南的土地流转,特别是我们的金融这一块,我想问一下韩行长,政策性的研发,中国农业银行在海南的土地流转,推进我们海南的城镇化建设将来有什么样的举措。

韩明:市场化程度是一样,所有的银行都是上市银行就不是政策银行,至于我们海南农行对城镇化建设有些什么样的考虑或者支持,只要符合国家政策规定的一般来讲,我们支持,但是现在我们很明确的一点是,不支持没有实体支撑的土地城镇化,海南很多城镇化改造一样的,比如说红树林现在试点海口市,红树林试点实际上是城镇化改造的一个典范,我们的总理也专门视察过,这是一个典型示范的案例,像这样的话,所有的农村以后可能跟政府的一些人做交流,包括海口市专门成立了一个城镇化的实体公司,他们的思路是一个城镇一个城镇去打造,一个村一个村打造,可能要整理起来,首先要做好规划,搬迁,土地腾出来,最后集中化,就这样一个问题,看起来也是城镇化改造也是和政府主导的一个方向,谁出钱改造这个村庄,政府肯定没有太多的钱,它不能吸引一个企业,企业吸引一个内容能不能有回报,能有回收吗?能有盈利?这样的城镇化道路不太好走的,产业化必须打造特色产业,每一个村或者每一个镇都能有一个特色,这个特色要有支柱产业,要有特别的竞争力不一样的政治、旅游或者说养殖,需要这样的产业支撑,一定是要有人投钱,投了钱以后需要回收。城镇化应该是新型的可能是更加的现代、更加的民居、环境更好一些,投入的钱能回报这个问题,我们是这么想的,农民就是你的主体,你的投资主体是多方面的,投资主体有回报的话我们是可以支持,你回报的支柱产业不行的话,企业支持政府主导的项目,可不到持续发展的前景,银行会有考虑的,银行是需要求回报,它毕竟是一个商业机构,城中村是我们重点支持的,肯定是可以马上结果,只要容积率一上去房子就可以卖出去,这个银行贷款是可以收回来的,一些基础设施,水利、学校、医疗,公共设施方面的改善肯定还是投入的,还有县域的房地产也是支持的,比如说东部,那一些好的区域我们可以支持,比如说山区就不一定符合我们的导向,有可支持和有限制的,关键还是看项目。

观众:现在的城镇化建设政府主宰,小城镇试点,小城镇的发展蓝图都是政府在做,民营企业就是跑龙套,如果是新型城镇化建设,民营企业不融入城镇化建设,这是一个白日做梦,但是我们趁火打劫真的打不进去,我们湖南浙江商会傍大款,傍了光大基金,他找了两个点,我们浙商原来是做一个项目,新型城镇化是一个工程,是一个系统的工程,实际上涉及到方方面面,政府不放心民营企业去做,还是让国有企业去做,这种格局不改变的话,我说新型城镇化建设还是很难的,易老师说趁火打劫,我说是体制上的改变,怎么改变,另外我这里有一个小建议,小城镇建设领域研究了很多,你们也出了很多文章,你们能不能研究一下,民营企业的小城镇案例,民营企业社会资金参与小城镇建设的案例,这样对于我们的民营企业建设小城镇建设怎么样来进行融资。

 易鹏:实事求是来讲,沿海的水平比内地的水平要高,第一个问题,就是民营资本小城镇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,我分了六类,全国小城镇19700万多个,意味着加起来不到20%,第一个角度,要想实现也有成功的案例,民营资本经营小城镇建设第一个找特色,第二个找区位,关键是找人,第二个角度,我认为社会资本民营资本小城镇不要贪大,要做精,很多人在小城镇面前,小老板把自己做成大老板,这种自信这种盲目乐观很可能给自己挖坑了,一定要做精,做特色,乃至做连锁,有些老板做的小不做大,每个项目几千万,选的项目都是乌镇、周庄这些地方,小城镇的建设中间,不是靠刚性,不是靠公共服务带动,主要三个原因,父母的看病,小孩的教育,自己的工作,其中两个是公共服务,第三个角度讲就是传达价值观,休闲和消费型小城镇的建设,以前粗放式赚钱的模式过去了,专业化,精细化。关于怎么改,当年城镇化是改革问题,改革难度很大,现在一直在抓人,现在浙江就在抓人,抓人的目的是让改革有权威,说白了。当前城镇化里面有37项改革,土地户籍,财税行政这一系列的改革,不能同时推进难度很大的,中央没想改革都说复杂性,坚决性,长期性,我个人认为城镇化改革最核心的重点是土地,土地制度不改,背后制度很难改,产业布局等各种问题,户籍制度改革出来了,改不改是一回事,户籍改革出来了,放宽中小城市的户籍,现在谁还想要小城市的户籍。关键是土地怎么破解的问题,第一个,一定要破,不管怎么破,一定要破,所以土地改革一定要破,有风险也要破坏,我的观点就是浙江的企业,应该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做出贡献,很重要的一条,就在技术创新制度方面做贡献,从而推动经济发展的模式。

 城镇化投资周期比较长,政府手里面还有几张牌可以打,主要是在建设银行和国开行,第三个是亚洲基础设施银行,银行可能投了海外,对国内也会有一些,中东给了几十亿美金。既有银行体系的框架,为了城镇化构架,就是经营突围,举个例子说支付宝、余额宝和财富通,互联网进入业态区以后跟资金的产业发生了改变。基金的模式非常有必要的,现在国内很多基金,三十个亿的资金面向城镇化的投入,大家都希望中长期的稳定资金回报,所以这个情况下可以鼓励更多的民间资本,对接民间产业,对小城镇的项目改造,加上混合所有制的改革,作为盘活的方式。经营城镇化中间需要有特色的政策,观点要有,懂经营的人不懂城镇化,银行家和房地产开发商,他们的职业体系不一样,我有个角度讲,不是交叉融合,是靠团队实现,彼此支持对接,才能推动产业的无缝对接,实现对城镇化可持续发展。

(根据记录整理)

 


  关于商会  |  商会章程  |  请您留言  |  联系我们  
海南省浙江商会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. 备案中  主办单位:海南省浙江商会 技术支持:海南建站中心
联系电话:0898-66262886 传真:0898-66262886 邮箱:hnszjshmsc@163.com地址:海口市海甸岛碧海大道88号海口揽海大酒店8306室 邮编:570208